總裁致辭 集團簡介 集團榮譽 組織機構 集團成員 品牌建設 發展大事記
集團新聞 行業動態 媒體關注 廢氣監測
產品展示 銷售網絡 實時報價 工程應用
長期招標 實時招標
詳細信息 首頁 > 新聞中心 > 詳細信息
太行日報給晉鋼點“贊”
供稿:本站編輯 時間:2015/1/15 點擊:1940 0

滾燙的“鐵水車” 懸著的心


很多經常在外環以及207國道南村附近路段開車的司機們,想必都見過這樣一幅場景:一輛大貨車,載著一個大大的高溫鐵水罐,晃晃悠悠地行駛在車流之中,還未靠近,就能感受到陣陣熱浪。遇到這種情景,大多數人都會本能地選擇避開。這些滿載著二三十噸高達1500度鐵水的車輛,目前處于什么樣的監管狀態呢?18日,記者跟隨澤州縣運管所稽查人員,深入鑄造大鎮澤州縣南村鎮進行了采訪。

28輛鐵水車40家鑄造企業

驅車自市區外環一路向南,由207國道進入南村鎮,一路下來晨暉管業、興方管業、世紀球墨、超遠鑄業……大大小小的鑄造企業星羅棋布,往來車輛也多為大型載貨車,大多數車廂中都堆滿碩大的鑄鐵管。

在位于南村鎮馬匠村的澤州縣世紀球墨鑄造公司內,記者近距離觀察了一輛鐵水車。往遠看,鐵水車就是一個大型板車,在中間的U型凹槽上掛有一個大大的鐵水罐。走近仔細看,才發現鐵水罐其實就是鋼板焊成的一個大罐體,內部襯砌有耐火材料,以保持鐵水的高溫,上面還有一層鐵蓋。記者還發現,整個鐵水罐只有前后兩側有螺栓固定,左右沒有加裝其他固定設施。

“這些高溫鐵水的溫度在1300-1500度之間,一旦發生翻車或潑灑,沾上鐵水的任何物體基本都會被融化,而這些簡單的螺栓在車輛發生異常情況下是無法控制罐體橫移的,存在著安全隱患。”澤州縣運管所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

而記者也了解到,目前澤州縣的無證鐵水車有28輛,卻要滿足諸多鑄造企業的需求。“一輛鐵水車可以裝二三十噸鐵水,僅南村鎮就有40家鑄造企業,每年幾十萬噸的鑄造產量,這28輛車的運輸頻率可見一斑。這么龐大的基數,一旦發生安全事故,后果不堪設想。”這位負責人說。

記者查閱資料后了解到,2004年,交通運輸部(當時名稱還是交通部)就下發了368號文件——《關于將鐵水作為危險貨物運輸的批復》,明確了鐵水運輸屬高危作業,劃為危險貨物運輸。

產業發展 推動鐵水車數量增多

“運送鐵水不是新鮮事物,也不是僅僅只有咱們這有,這是市場經濟與產業發展共同造就的結果”。山西大通鑄造業有限公司總經理衡吉軍介紹道。鐵水車運輸,主要因為一些小型鑄造企業,為節約前期投資,暫時不建煉鐵高爐,只建鑄管生產線,鐵水靠向大型鐵廠、鑄造廠購買。

“除了小型企業向大型企業買,還有就是一些大廠,盡管自己有高爐,但生產的鐵水遠遠不夠,也需要從外面的鐵廠購進一部分鐵水。”南村鎮是我市的鑄造大鎮,但因為起點較低,很多企業前身都是鄉鎮企業。這種特殊的歷史原因,使得企業多數位于村莊以及交通不便地帶。“這就造成一個問題,因為位置分散,地處鄉村,只能依靠鐵水運輸來維持生產。”這位負責人告訴記者。

在大型鋼鐵廠,煉鐵高爐旁邊多建有鐵路專用線,鐵水直接流到車上的鐵水罐內,再沿軌道運到煉鋼爐附近,或者通過汽車運輸完成這個工序。“目前在咱們晉城,只有位于巴公工業園區的晉鋼實現了廠內運輸,安全性相對能夠保障。”這位負責人說。

高溫鐵水車的安全令人擔憂

提起對鐵水車的管理,這位負責人告訴記者:“首先從重量上,南村鎮的道路大多屬于三級公路,限重為30噸,而鐵水車光底部的板車自重就在20噸左右,再加上重達二三十噸的鐵水罐,是超出公路承載標準的。其次《道路危險貨物運輸管理規定》明確規定禁止使用移動罐體(罐式集裝箱除外)從事危險貨物運輸。特別是晉濟高速巖后隧道3·1事故以后,市交通運輸局對危險貨運企業進行了專項整治,根據有關規定注銷了山西汽運集團晉城汽車運輸有限公司危險貨物‘9’類(鐵水)經營資質,取消了所有鐵水車輛的營運證件,《通知》已經下發到各縣(市、區),要求我們高度重視,加強監管,對違規行為進行嚴厲打擊。因此,目前在我轄區進行鐵水運輸的這些隸屬晉城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的鐵水車輛均處在非法運營的狀態。”

這些行駛在鄉鎮道路上的鐵水車確實存在著安全隱患,可企業要經營要發展,也有自己的難處。

位于澤州縣川底鄉工業園區的山西大通鑄業有限公司是我市鑄造行業的龍頭企業,盡管他們有自己的高爐可以煉鐵水,但同樣也為運輸發愁。“我們的高爐在舊廠區,鑄管在新廠區,鐵水只能用車送,但這一送就不合法了。”總經理衡吉軍邊說邊陪記者查看他們的鐵水運輸線路。

兩者確實相距不遠,從舊廠區出來后,隔著一條不寬的道路就能看見新廠區的廠房,目測也就不到200米遠。但值得注意的是,在這短短200米上分布著一個加油站、兩家小型飯店、一家汽修門面和小賣鋪。“正因為存在隱患,我們經常下來督促企業加強鐵水車管理,生怕出點什么事兒。而整治鐵水運輸需要交警、質監、交通、安監等部門各司其職,聯合行動。”

衡吉軍也告訴記者,對于鐵水運輸,他們廠有專門的人負責疏散交通,還自費購置有紅綠燈,修有圍欄墻。“我們廠有近1500名工人,每隔1小時40分就必須出一爐鐵水保證生產,也知道現在屬于非法運輸,可作為企業,我們也要生存也要發展,現在真的特別為難。”

破解困局勢在必行

在采訪中,一家鑄管企業的負責人告訴記者:“鐵水運輸確實存在危險,必須在安全管理上下足功夫。”那能不能冷卻后再運輸呢?這位經理告訴記者,目前這種高溫運輸方式也是出于無奈,如果鐵水冷卻后變成“面包鐵”再運輸,到鑄造環節后還需要加熱成鐵水,在工序上會浪費更多能源,也會增加成本。

而除了工序成本上的考慮,企業經營現實也是很難跨越的坎。“在經濟下行壓力比較大的現在,煤炭行業不景氣,鑄造產業已經成為澤州縣的支柱產業,這幾十家企業涉及的產值、納稅、就業等等問題都是我們必須考慮到的問題。”澤州縣運管所一位執法人員告訴記者,目前澤州全縣就只有大通、春晨興匯、金秋三家龍頭企業能夠自己生產鐵水,剩下的全部需要外購。“讓不讓企業生產,如何執法,我們也很難。”

監管者、企業都很為難,但安全生產重于泰山,一絲一毫不能松懈。“如果能夠將大部分鑄造企業集中起來,建立完整齊備的園區,鐵水在園區內部進行調配,這樣會減少隱患,也利于管理。”在采訪中,一位執法人員這樣說。

據山西晚報報道20071月份,一輛河北牌照的高溫鐵水車冒險穿越曲沃火車站站場下方的涵洞時被卡住,鐵水罐深入涵洞四米左右,涵洞頂板被頂裂、隆起。由于該車滿載高溫鐵水,給搶險工作帶來巨大的危險。當地鐵路部門出動大批人員和設備,疏散了23節車皮,最終才將鐵水車安全拽出涵洞。

因怕鐵水冷卻時間過長變成鐵砣,該車鐵水隨后被緊急送往附近的山西中宇鋼鐵公司處置。據鐵路工務人員介紹,這輛鐵水車已經頂爛了4米多長的涵洞頂板,該涵洞每米造價90萬元,此次事故造成的經濟損失近400萬元。

0
】【打印此頁】【收藏此頁】 
上一條: 強化“紅線意識” 提升安全素質 ——晉鋼開展全員安全培訓綜述 下一條: 送溫暖、獻愛心,慈善情暖萬家活動啟動
版權所有:山西晉城鋼鐵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晉ICP備11002100號
Copyright 2011 www.fcltng.tw All Reserved 技術支持:天狐網絡  
 
 
 
1.79篮彩